欢迎您来到!

当小提琴邂逅钢琴的前奏响起你准备好再次踏上通往“神秘园”的冒

当前位置 :主页 > 神秘园 >
当小提琴邂逅钢琴的前奏响起你准备好再次踏上通往“神秘园”的冒
* 来源 :http://www.angels-scrap-shop.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2-07 11:25 * 浏览 :

  原标题:当小提琴邂逅钢琴的前奏响起,你准备好再次踏上通往“神秘园”的冒险吗?

  菲奥诺拉·莎莉依然留着她蓬松的淡金色小卷发,这是她的标志性形象,罗尔夫·勒夫兰跟多年前相比,身材稍稍有些发福,但仍然魁梧挺拔。在广州大剧院排练厅,当勒夫兰在钢琴边坐下,指尖流淌出《神秘园之歌》的旋律时,时间仿佛倒回了。

  作为欧洲最被世界熟知的乐团,神秘园成立至今已经有23年了。神秘园是最早进入中国乐迷视野的欧洲乐团之一,他们的音乐里充满了北欧凛冽且神秘的气息,又带着某种抚慰的静谧和安宁。

  莎莉来自,勒夫兰来自挪威。1994年,两人在欧洲歌唱大赛中初次相遇,那时勒夫兰已是知名的词曲作家,相同的音乐使他们走到了一起——小提琴和钢琴相遇了。1995年,他们的探之作《夜曲》一举夺得欧洲歌唱大赛冠军。1996年4月两人推出首张专辑《神秘园之歌》,正式以“神秘园”乐团进入音乐界,专辑大获成功,影响遍及世界各地。这个来自欧洲的乐队甚至一跃登上了美国著名的Billboard新世纪音乐排行榜,并在榜单上停留了两年之久。

  多年后,勒夫兰和莎莉在中国接受时尚芭莎采访时,强调他们的音乐并不能归为新世纪音乐,他们甚至认为,“神秘园”是无法被归类的,因为音乐源自内心深处,有自己的情感和逻辑。他们曾经的专辑《白石》的灵感就来源于一个童话故事:一对小兄妹被贫困的父母遗弃于森林之中,他们借着白石在月夜下的反光找到了家。“我们音乐里的情感和故事是很重要的。不重要,内在自然流露的东西才是我们本能的一部分。”勒夫兰说。

  时尚芭莎:你们都来自欧洲高纬度地区,和挪威特殊的自然风貌以及气息带给你们的创作什么样的影响?

  罗尔夫·勒夫兰(以下简称R):我们创作上的灵感和影响某种程度上来源于自然风光,同时也来源于我们的文化,所以人们能从我们的作品中听出很多和挪威的气息。即便我们并没有刻意要这样做,但我们的作品里还是自然而然地融入了我们的文化。

  时尚芭莎:在神秘园创立之初,你们是如何找到小提琴与键盘的和谐?这两种乐器的结合有哪些独特之处?

  菲奥诺拉·莎莉(以下简称F):小提琴和钢琴的美妙组合说来已有很悠长的历史了,我觉得我和Rolf是在传统之上,融合了我们各自的文化和音乐背景,去为神秘园创作一些不一样的音乐。

  R: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我们觉得小提琴的音色就像是“音乐的声线”,是一个“会讲故事的声音”,虽然我们的音乐是没有歌词的,但实际上歌词就藏在小提琴的声音里。这也是我们对我们的音乐的想法。

  F:是的,我们对我们文化里的和民间故事非常熟悉,它们就像我们DNA里的一部分,是我们创作的背景。

  R:比如说我们的作品《诗篇》,灵感就来源于童话故事《糖果屋》,虽然这是个童话,但正好回答了你的问题,有时我们的音乐就是欧洲民间故事和传说里的一部分。

  时尚芭莎:在创作的时候你们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习惯,比如去大自然汲取灵感或者旅行、郊游?

  F:我觉得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灵感,它说来就来,但我认为,当你开始尝试越多、创作越多,你的灵感也会越多,就像通常你写的第八个旋律总会比第一个好。

  R:是的,我想灵感的主要来源就是工作本身,我们在工作的过程中不断产生想法。当然我们也是生活里的一部分,无论生活里发生什么,譬如说你恋爱了、失恋了,这或许都会体现在音乐里,因为音乐就是在表达我们自己,而我们的生活影响着我们,所以,音乐反映着我们的生活。

  F:对我们来说,在悉尼歌剧院的演出是我们印象最深刻的演出之一,那是一个很大的舞台,人们的反响也很好,看到我们的音乐能走到这么远的地方感觉很神奇。不过有时也有一些小型的音乐会也常地特别,让人印象深刻。

  R:2008年,我们第一次在的演出对于我们来说也常重要、非常特别的。那次有一万人,而且有很大、很棒的反响。我们做过很多巡演,有很多回忆。我们的第一个国际巡演是1997年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那里很美,也是我们第一次跟外国观众见面,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意义非凡,观众热烈的反响使我们肯定了我们的音乐可以在欧洲不同的国家得到共鸣。

  F: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从来不把我们的音乐归到任何一个类型的音乐里,无论是古典音乐、新世纪音乐、民族音乐或是流行音乐……我们只是跟着感觉走,让音乐保持它最原始、自然的特质。我们制作音乐的时候从不限定在一个计划里,因为音乐会有它自己的逻辑,而我们创作的音乐以及我们所合作的音乐人们跟我们都有同样的。

  R:我很认同,人们总是试着给我们的音乐分类或是贴标签,像“新世纪音乐”、“新古典音乐”等等……但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这样的。我们只是从音乐的角度出发,与音乐进行交流,因为音乐有它自己的情感,我们并不把它归到任何一个类型或是里,这不是因为我们觉得不重要,而是内在自然流露的东西才是我们本能的一部分,所以我们不会尝试把自己的音乐定位到任何一个类型的音乐里,就像只是的私人音乐而已,或许这就是我们的类型。

  时尚芭莎:新世纪音乐风格曾风靡一时,而到了音乐风格更多元化的今天,新世纪风格的可能性还在哪里?

  R:这个问题有点难,就像刚说的,我们并不认为我们的音乐是新世纪音乐,那是行业跟市场对我们的定位。我个人是有点困惑,因为每次我听新世纪音乐的时候都感觉很慢、很轻、很飘,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相比之下,我们的音乐却是相反的,我们音乐连贯、古典而且有故事性。

  F:对于我们来说,我们音乐里的故事和情感是很重要的,实际上,我们的音乐的结构性常强的。相反地,当你听新世纪音乐的时候,它更像是一种背景音乐。

  R :可以说,新世纪音乐更多地在营造一种氛围,而相反地,我们的音乐更注重主题和思想。

  F: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Rolf在创作的时候,是从旋律开始的,他所写的音乐都是围绕他萌生的旋律展开的,而且他写的旋律都非常优美。然而,很多创作者都是从一个律动、一个循环或是一个和弦开始,然后再在这个基础上创作旋律。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我们的音乐更加有故事性,也更加能触动。

  时尚芭莎:音乐家如何在长时间里保持,作为乐团,你们两人如何保持默契?

  R:我们对我们的工作很有热忱,因为至少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我们在做的事情是值得的并且有意义的,不单只是从我们自身的角度出发,我们也能看到我们的音乐对别人的生活是有影响的。我们在签售的时候,乐迷会跟我们讲“我已经听了你们的音乐20年了”、“我生第一个小孩的时候就是听这首歌”、“我在我爸爸的葬礼上用的就是这首歌”……这些记忆对他们来说都具有特别意义,这同时也让我们感到我们在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从而更加有动力和热忱。而且我们做的是我们自己喜欢的事,不是为了谋生或赚钱,仅仅是因为我们享受并且热爱这件事,也希望大家能从我们的音乐里听得到我们的热忱。

  F:我们的合作也非常地和谐,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国家,这意味着当我们在一起工作的时候我们需要非常专注和投入,而我们彼此也非常尊重对方,我们总是有不言而喻的默契,当我和Rolf在一起演奏的时候他就像懂读心术一样总是明白我在想什么,我们甚至根本不需要讨论,就有种神奇的默契让我们完全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R :就像我们上一场演出一样,我根本不需要看你就能感觉到你接下来要做什么,我觉得我们就是有种本能的默契。

  F:对的,而且这是一种罕见的默契,让我们在一起工作这么多年,音乐也让我们越来越了解对方,我们不需要刻意做什么,但总是能配合得天衣无缝。

上一篇:新世纪乐队“神秘园”即将在深圳开唱 下一篇:没有了